江山易改

格林童话真香

晴空鸟Ala:

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(❤´艸`❤)

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

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,或是不受人认同

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

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~

【今天你随分子了吗】用别人的图有点不好意思,自己重p一遍(p2),自觉优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海报一到手,就当喝喜酒

【今天你随份子了吗?】
结婚证照已经被一位神奇姐妹 @符子_ p出来了。
海报一到手,就当喝喜酒ヾ(❀╹◡╹)ノ~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ヾ(●´∇`●)ノ哇~!镇长我爱你!(* ̄3 ̄)╭♡❀小花花砸你
五星好评耶!

我也想被夸夸鸭T^T

谢谢喜欢我我的小天使~

(∗ᵒ̶̶̷̀ω˂̶́∗)੭₎₎̊₊♡么么哒

满怀:

真实写照吖~
所以承蒙关照
万分感谢!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
随手给自己码了一个头像。

【新人拜圈·藏空】《悟·空》小文章随便玩玩,大伙看个热闹。

悟·空

不是说去了西天便能得极乐?
归路是一片茫茫的白,是秋收刚毕的耕土翻后干曝在暖阳下反出的余光。
面前那老和尚笑笑略回身,塞一颗甜枣进他嘴里,
那当然,咱们现在不就挺乐呵的?

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。
唇上一闪而过的温热,叫他情不自禁的一抿,
别人得了极乐都称神封圣,怎么独你不受封,还是凡人?
哈哈,凡胎难脱,我又不像你们天生神躯……
金蝉子还不是天生神躯?
他紧追不舍,谁知老和尚忽然步伐一顿,他一步没刹住。“碰”的一声闷响,撞得鼻梁酸胀,泪上眼眶。
哇啊!师父你又是这招!再这样下次老孙可要用法身啦!
老和尚只是随手拍拍他的额头,
尽管用,顺带试试为师的神躯结不结实。
言罢又继续大步朝前,向着路尽处他们那一已沐进夕霞中的小屋去了。

这是西去归来的唐僧师徒——师徒之二罢。

悟能领了净坛使者,不知去哪享傻福去了;悟净精进,莲花台上一坐能坐几十年,还未下来过;白龙马封了八部天龙,就算领了要职,天天忙得脚不沾地;唯他孙悟空,当上斗战胜佛,却再无人可斗,只好闲来无事来陪他这师父在人间消磨余年。
说到他师父,倒也可笑——功劳最大的唐僧唐玄奘什么也没封。
满天神佛半阖两眼,目中空空,道世间情仇苦恨,不忍看。
悟空又奇又怒,满腔的不服。上前便要质问,却被唐僧拦住了。
只见他师父忽然就原地拜起来。
他不明所以,也只好陪着师父拜了,谁知师父忽然一改一路上深忧苦虑之态,拜着就大笑起来,越笑越释然,真切的叫人心碎,最后甚至还转身拜了他。
完蛋。悟空想,这和尚莫不是被气魔怔了?

和尚抬头恬然笑笑,颊上凹出两个酒窝。
悟空若是回花果山探望,可否捎为师一起回凡间?
可,当然可。
他又上下打量师父一通发现并没有什么要疯的兆象,于是一对搓两爪子。把金箍棒往耳朵里一塞,躬身一指后背。
师父请。
二人旁若无人踏云而去,大罗金仙全甩身后。

唐僧后来就在当初他们头回见面的地方定居下来,那处曾经被他和佛祖轮番折腾过,贫瘠得可怜。除了荒草就是荒草,几十里不见人烟。但师父既然选了这,开垦于他也非什么难事,悟空便留下来帮他打理。

这一打理就是三十年。

如今荒地已经尽被植作,当年迁走的人陆续回来。在周围坐成一片片小村庄,三十年前一颦一笑能迷倒一片美女妖精的俏和尚,成了个和气慈祥的老和尚。只是那人脊背笔直如初,身材依旧高大,看向他时总是笑得尤其温和,眉眼间依稀是当年如画模样。
那人叫他悟空,宠他宠得像村头老刘宠孙子。

悟空恼的不行——他们俩看起来也确实像祖孙。当年他封佛化去了凡体,只得另塑肉身下界,可不知为何,他这肉身总也长不大。永远是十六七岁乳臭未干的模样,个子还没唐僧高。

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可没人说多为几十年就得成爷爷吧?

老和尚笑的眼都快看不见了,拉他到怀里一个劲的揉头。
怎么,给师父做孙孙不好?

悟空没说话——他余光瞟见师父脸上手上被岁月刻出的一道道沟壑,心里,就,很难受。

他也不是没有想过给师父弄些灵丹妙药提寿,可是那老和尚的身体就像个无底洞, 什么仙宝灵药吃了下去就跟白嚼了两块馍馍没什么区别,该衰老得还是衰老。春秋冬夏年年交替,时光不肯怜他。

好歹也是去过灵山的人,怎么就是还会老呢?

早些年时,悟空终于着急上火了,问他师父。
老和尚便叹了口气。

相由心生,唯有赤子之心,可保童老之貌。

师父十年如一日,痴心不改,终以凡人之躯登顶灵山,难道还不算有赤子之心?

唐僧难得敛了笑容,他说,不算。

那老孙也不算!
悟空愤愤嘀咕了句。

唐僧没理他,径自抖开大绒毯罩住两人,细细把被脚全部掖好,然后握着自家徒弟温热的手,开始闭目冥思——随着年岁增长,他一些老人习性也生出来了,比如夜间畏寒。悟空孝顺,总陪他睡,给他暖床。

悟空自那日起便放弃了折腾他师父天天吃那些果子药丸,安安心心的守在这里陪他师父养老。
只有很偶尔的时候,他会把之前那些疑问全拿出来鞭尸,然而——

他一口把嘴里吮干的枣核吐到路埂旁。
完蛋玩意,还是想不明白。

他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明白了,直到唐僧这一世终于过完。
他守在师父旁边,却一点也没伤心。
唐僧有大功德傍身,下辈子不生天道也非富即贵,总之是去享福的。陪他走完这一程,他就去地府查生死簿,下辈子还去护他。

他说,师父,拜拜喽。

唐僧却牵起了他的手。

霎那间,他所有的记忆如走马灯般倒流着从眼前掠过。其间画面有一处忽然一白,然后一段完全陌生的影像掠进来。
那时他和六耳灵猴大战后闹到灵山,请佛祖定论之时,民间画本《真假美猴王》尾声一幕。
只是压在钵下的猴子成了他。

千道惊雷,万般烈火,忽然就从灵魂深处蹿到了他身上肆意鞭挞,耳边有嗡嗡的庄严佛音,
你可知罪?你可知罪?

什么罪?
他疼得浑身发抖,完全没办法去想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然而那刑忽然止了,他的灵魂被人生生从躯壳剥了出来。
生龟脱壳,不过如此。
然而最可怕的是,他在无与伦比的痛苦和无与伦比的清醒中,看见灵山大殿的拱门里飘进了另一个灵魂。
师父!
不,不完全是师父。人的灵魂是白色的,而眼前这魂魄上还绕着淡淡的金光,足底也踏着莲台。

是金蝉子。

我佛慈悲!求求您饶了了悟空!

漫天神佛半阖双眼,目中空空,不愿看。

弟子知罪!
弟子认罪!
弟子甘愿受罚!

末了还是他往事的师父观音大士,摇了摇头,轻声道:你……妖邪之罪,他扰了你修行,你又何苦再……

佛祖止了他。
悟空六耳同时飘起。

金蝉子的魂体也颤抖起来。
他早知道了,从第一眼看到两只一模一样的猴王就肝胆俱战的知道了。
他得选一个。
西天与悟空,他得选一个。
大义与私情,他得选一个。
正果与覆灭,他得选一个。

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但他不敢选。那样只会让悟空死得更快,所以他亲自来和祖师讨罪。

吾等师徒五人,自受天命,日夜勤恳。相互扶持,不敢有丝毫耽怠,西天之路才得行至今日……失一人,恐西天不至。悟空——他算是较顽劣了些,又不涉人事,天真烂漫,偶有犯戒……也该算弟子管教不严之错,弟子,先自罚。

他说着,忽然双手结印,抬手朝自己一劈,那身上的莹莹佛光忽然就碎了。

金蝉子!
观音菩萨大惊,他眼看着爱徒自碎神魂,再站不住那莲台子,摔跪在云间。
师父……请看在弟子万分赤诚的份上,让弟子……
金蝉子惨然一笑。
替他永不超生。

最后一幕是自己被抽了情魂,师徒二人被打回下界。

悟空又惊又怒甚至想大哭一场,但他哭不出来——眼泪还未到眼眶,那记忆就得而复失了。

如同之前江河而逝的其他所有记忆。

那江河的尽头,场景他无比熟悉——他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五十年。
那是五指山仍在,远征人初发。满脸灰土的泼猴一抬头。

嘿!师父!

斗战胜佛神魂归位,世间再无孙悟空。

【澜巍澜】🚗

瑶总叫的砖车,第一次写澜巍,有点跑型,求不打。😂😂😂 @瑶秃头